<span id="vxmxy"><sup id="vxmxy"></sup></span>

  1. <acronym id="vxmxy"></acronym>

    <cite id="vxmxy"><li id="vxmxy"></li></cite>
    1. <span id="vxmxy"><output id="vxmxy"><b id="vxmxy"></b></output></span>

      那個采訪了10000人的魯豫,你其實并不認識她

      2019-08-02

      拾遺物語

      如果一件事,你堅持做二十一天,

      它會成為你的一種習慣。

      如果一件事,你堅持做了十八年,

      那它一定包含了很多情感因素,

      比如說責任,比如說愛。

      ——陳魯豫

      不久前,

      在《魯豫有約》里,

      劉德華因為給魯豫剪頭發,上了熱搜。

      大家都想不到,

      華仔竟然還會專業的“洗剪吹”。

      很多人也是第一次看到,

      鏡頭前的華仔,褪去巨星的光環,

      和我們這些普通人一樣,

      與老朋友吃飯,閑聊,說些日常的瑣事。

      魯豫似乎有一種魔力,

      總能讓聊天的人輕松卸下防備,

      袒露出最真實的不為人知的一面。

      的確,誰會想到呢?

      一個瘦瘦弱弱的主持人,

      一檔形式簡單的訪談節目,

      居然能火十八年。

      那個在熒幕中隨和、克制的魯豫,

      你真的認識她嗎?

      1

      1994年的魯豫,還在美國留學。

      有一天,

      她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個主持人,

      叫奧普拉,黑黑胖胖的,一點也不起眼。

      那是一檔人物訪談節目,

      廳中擺著一張米黃色的沙發,后面是一塊屏幕,

      布置雖然簡陋,主持人和嘉賓隨意的聊天,

      卻一下子把魯豫吸引住了。

      她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電視機。

      那時的她還不知道,眼前的節目,

      是美國歷史上收視率最高的脫口秀。

      有一個月的時間,

      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天天看奧普拉,

      越看心里越激動不已。

      “我也要像奧普拉一樣,

      做一檔日播節目,現場坐滿觀眾。”

      一枚小小的種子,就這樣埋進了她的心里,

      這一等,就是十年。

      2

      此前的魯豫,

      一直以為自己會做翻譯。

      她打小就喜歡英語,

      上大學也是進的外語系。

      而且,這丫頭有股敢豁出去的勁兒。

      13歲的時候,她在上海過暑假。

      那時候,

      上海的人民公園正好有個英語角。

      那里總是聚集著百十來人,各行各業的都有。

      誰也不會在意一個穿花布的小女孩。

      沒想到,這個小孩絲毫不膽怯,

      站在黑壓壓的人群里,

      一口流利標準的英語,立刻引起了轟動:

      “我叫陳魯豫,是北師大實驗中學初一的學生,我的學校是……”

      大人們都好奇地團團圍了上來,

      用欣賞的語氣談論著她。

      可事實上,

      她那時不過才會幾十個單詞,三五個句式而已。

      大人們怕丟臉,才不敢練,

      魯豫可不管自己說得對錯,

      直接就大聲地哇啦哇啦說起來。

      從此,她成了英語角的小明星,

      旁邊的大人們嘖嘖稱贊:

      “這小姑娘,有膽氣。”

      敢想敢做,像小牛犢一樣四處碰撞,

      即使有十分的實力,

      也要拿出十二分的底氣,

      那么,自身產生的力量,甚至連自己也無法估計。

      魯豫在北京讀大學的時候,

      看到報紙上有舉辦申奧英語演講比賽的廣告。

      她想都不想就報了名。

      預賽、初賽、復賽,

      憑著十幾年扎實的功底,

      她一路過關斬將,直殺進了決賽。

      等比賽的那一天,她才傻了眼,

      和她同臺的,全都是北外的學生,

      人家那才是專業級別。

      魯豫轉著腦袋一想:

      “我是弱勢群體,輸了也光榮。”

      那還有什么好擔心的?

      她干脆放開了,拿出從小在人群里練出的膽量,

      在舞臺上一點也不拘泥。

      結果連她自己也想不到,自己能拿冠軍。

      3

      當時,她在大學里讀書的時候,

      央視來學校里挑主持人。

      在一群播音系的靚麗女孩中,

      魯豫極不起眼。

      她最后一個上場。

      面試她的,是央視導演張曉海。

      他已經站了兩個多小時了,眼神中有些煩躁。

      魯豫此前并不了解他,

      只知道臺里還有兩個大胡子導演。

      她拿起話筒,目光利落地看向張曉海。

      “我就采訪你了。”

      張曉海點點頭:“行!”

      魯豫劈頭就問:

      “為什么文藝部的導演都有大胡子?

      你、趙安、張子揚。”

      張曉海被問愣了,還沒來得及反應,

      另一個問題已經擲了過來:

      “你們三個,是中央臺最年輕有為的導演,

      你們之間的競爭厲害嗎?”

      張曉海又愣了。

      很多年之后,

      他對魯豫這段“惡狠狠”的采訪,

      仍然念念不忘:

      “她問得問題一個比一個尖銳,

      逼得人沒處躲。”

      那次采訪,像是在冥冥中,

      決定了魯豫一生的道路,

      她成為了電視臺主持人,而且一做就再也放不下。

      4

      2001年,《魯豫有約》在鳳凰衛視開播。

      剛開始,每周播一集,每集采訪一個名人,

      節目的新穎和溫情打動了很多人,

      慢慢地,《魯豫有約》成了鳳凰衛視的王牌節目。

      可是,魯豫最想做的訪談節目,

      還是奧普拉那種日播方式的,

      采訪對象從名人擴大到普通大眾。

      現在輕松的工作,已經遠遠不能滿足她。

      她開始與自己的工作較真,準備掀起一場改革。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后,

      魯豫對公司說出了內心真實的想法:

      “我要把《魯豫有約》搬進演播室,

      每場300個觀眾,而且每天做一期。”

      “這怎么可能?這太瘋狂了!”

      大家都驚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這個節目已經定型,口碑也不錯,

      萬一搞砸了,巨大的損失誰來承擔?

      把原來一周的工作量增加到五倍,

      這意味著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財力,

      整個團隊都要跟著整改調配,

      其中的難度和強度得有多大?

      可為了做到這件事,

      魯豫已經等了十年了,

      余生還能剩多少個十年去等呢?

      她身上那股擰勁兒又出來了,

      她要立刻行動。

      于是,她找來朋友討論,

      又和身邊的人反復商討,

      直到方案成熟,

      她才最終依次說服了公司高層。

      2005年,在鳳凰衛視的支持下,

      《魯豫有約》全新改版。

      魯豫開始負責起整個團隊。

      從制片到宣傳,她都要操心。

      一周五天的節目錄制量,

      使她幾乎處于全年無休的狀態。

      但她對自己的要求極嚴,

      做節目時,她從來不用提字器、手卡,

      每天幾十頁的背誦量,

      完全依靠高強度的記憶,

      有時候連錄四個小時,

      她竟然一個故事點也沒落。

      看著她每天忙得人仰馬翻,

      身邊的人都很擔心:

      “她可別生病,不要被累垮。

      因為說實話,我們的導演都是輪波替換的,

      每一期一個導演負責。

      可是魯豫沒有人換班,

      所有的行程線和采訪線,就只能靠她自己。”

      5

      為了保證節目的高質量,

      幕后的她,對團隊的要求非常嚴苛,

      在細節處反復琢磨調整。

      每天節目播出后,她都要親自審核。

      字幕有沒有錯,燈光調的到不到位,

      觀眾的鏡頭切的好不好……

      制片人樊慶元曾講過一個真事。

      有一次上午十一點,

      制片人召集了主編開會,

      他看了看表,

      那個時間點正是節目首播結束的時間。

      每天這個時候,

      魯豫都會給他打電話,

      討論這一集的修改意見。

      于是,他立刻掏出手機,

      做手勢讓大家安靜下來。

      所有人盯著他的手機,

      聽他數:“三、二、一”,

      “一”剛念完,手機就叮鈴鈴響起來。

      他對著電話那頭說:

      “你可真行,一秒都不差!”

      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一個年輕的團隊,

      在這樣日復一日的磨合中,

      逐漸走向成熟。

      6

      這十幾年間,魯豫采訪了無數的人。

      很多人都猜測:

      魯豫究竟有什么樣的背景,

      可以輕而易舉地采訪到那么多名流大腕?

      殊不知,為了采訪到這些人,

      她常常不走正常程序,

      通過各種“旁門左道”極力爭取,

      不達目的不罷休。

      1999年奧克蘭舉行APEC峰會。

      為了采訪到中國外經貿部時任部長石廣生,

      各路媒體成天堵在飯店門口,搶來搶去,

       就為了能拍出一條獨家新聞。

      那時的魯豫還是個不出名的小人物,

      她虎著膽子,直接將電話打到了石廣生住的酒店。

      沒想到電話竟然接通了。

      聽明來意后,

      石廣生一口答應了她的采訪。

      是啊,誰能想到,

      有人敢直接打給部長約采訪呢?

      為了能采訪阿米爾汗,

      她和團隊花了半年的時間,

      一遍遍地將這個人物吃透,

      連阿米爾汗喜歡的魔方都準備好了。

      一行人從北京遠赴孟買,

      在換了各種各樣的交通工具后,

      輾轉七天才到達,

      而一下飛機就是全天十二小時的拍攝,

      她還沒來得及喘口氣,

      就要頂著烈日和大家一起干活。

      還有一次,魯豫跟著節目組來約旦拍攝,

      當時的約旦國王正好在杰拉什開地方會議。

      她腦中一個大膽的想法突然蹦出來:

      采訪約旦國王。

      想想看,這又不是兩國官方的會談,

      只是一個連名字都沒聽過的小小節目組,

      一時心血來潮的想法,

      更何況,此前從來沒有一個外國媒體,

      能進入國王開會的場所。

      魯豫不怕,只要還有絲毫的希望,

      她都要試試不可。

      當國王到達會場時,

      魯豫一行只被允許遠遠的拍攝,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著白跑一趟,

      她靈機一動,就對旁邊的警察說:

      “我們的電池快用完了,我能去拿一塊嗎?”

      然后又小聲地對同行的攝影師說:

      “假裝換電池,越磨蹭越好。”

      在一群白袍子中間,

      突然閃出一個鮮衣麗服的女子,

      這難免引起大家的注意。

      魯豫趁機對身旁的導游說:

      “幫我寫個條子,遞給首相,

      就說我們是鳳凰衛視,

      從中國來的,想采訪國王陛下。”

      導游被驚得目瞪口呆。

      過了一會兒,導游興沖沖地回來:

      “首相同意了,但只給五分鐘。”

      魯豫的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

      “到了我手里,就由不得你們了。”

      果然,一個五分鐘過去了,兩個五分鐘過去了……

      國王陛下就這樣,

      站著回答了半個多小時的問題。

      看來,魯豫每一段成功采訪的背后,

      不知道要付出多少鍥而不舍的努力,

      那些看似行不通的方法,

      如果不去試試,怎么知道辦不到呢?

      7

      她做節目是為了求真,而不是為“秀”。

      很多主持人采訪,會事先和嘉賓見面串詞,

      但魯豫從來不那樣做,

      因為真實的、質樸的,哪怕稍顯粗糙的采訪,

      也勝過彩排無數次的完美表演。

      有一次,她和嘉賓見面,沒有被抓拍到進門的鏡頭,

      為了故事的連貫,編導讓她重新敲一下門,

      魯豫當場拒絕,雖然那樣也就花幾十秒鐘,

      她也不愿意去做,覺得太假了。

      面對那么多的嘉賓,各種各樣的性格,

      魯豫常常能輕而易舉地擊潰對方的防線。

      挖掘出他們自身中很獨特的一面。

      有一次,魯豫去樸樹家采訪。

      樸樹吃完飯后,有睡午覺的習慣。

      這次也不例外,一吃完就呼呼睡了起來。

      魯豫就靜靜在外面等他醒來。

      大家眼中的樸樹,是個極其低調的人,平時的話很少。

      兩人坐在地板上閑聊,

      一天前還為采訪緊張的樸樹,

      在見到魯豫本人后,

      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

      像和自己知心的朋友那樣,

      展露出自己最真實的一面。

      魯豫和他一起騎單車,吃飯,到音樂室。

      魯豫問他:“你怕老嗎?”

      他說:“我不怕老,我怕失去勇氣。”

      “外邊的人把我給夸大了,

      我沒那么好,也沒那么糟,

      其實我跟大家一樣,經歷了一個特別復雜的人生而已,

      我覺得沒有人是容易的。”

      樸樹的干凈與寂寞,有了煙火的味道。

      一向很少夸人的馬未都說:

      “我就覺得魯豫特別聰明,

      在這個時代,主持人都不是她這個狀態,

      她特別松弛,非常不像主持人,

      其他的主持人一到鏡頭前就特別死板,

      只有她有那種機靈勁兒讓我眼前一亮。”

      8

      劉翔在眾人眼中的形象,算得上大起大落。

      他參加了48次比賽,

      取得36次冠軍,6次亞軍,3次季軍,

      這個成績在世界范圍內都是極少有的,

      可是人們只記得他跌下神壇的退賽。

      魯豫問他2012年的退賽,

      他笑著說:“我一直不想說,

      在特定的時候,特定的場合好像就我一個。”

      眼里有淚花閃過,像是隨時會哭出來。

      魯豫問:“所謂的世態炎涼,人情冷暖,那時候能感受到嗎?”

      他點點頭。

      “我能放過自己,別人不會放過自己,

      這都是每個人的命,我的命。”

      語氣里滿是無奈和酸楚。

      真誠就像一把刀子,扎哪哪出血。

      這個曾經為國家帶來榮譽的飛人運動員,

      獨自一人浸泡在苦水里,很少有人能走進那扇門,

      看見里面早已血跡斑斑。

      鄭淵潔曾評價魯豫:

      “魯豫和別的談話類節目不一樣的地方,

      就是你看著她就要告訴她,

      把難以啟齒的事都想告訴她,這就是天賦。”

      陳建斌在人生的很多重要時刻,

      也都上過《魯豫有約》,

      他欣賞魯豫身上的那股真誠勁兒。

      和她聊兩句,你就特別想傾訴。

      “在節目錄制過程中,你突然就失控了、失態了,

      你會哭、會流眼淚,但這不是作秀,這是真情的流露。”

      魯豫則看的理智客觀:

      “采訪不是一錘子買賣,對于大眾來說,這是一檔節目,

      但對于嘉賓來說,這是TA的人生。

      我請嘉賓來不能為了博眼球,

      而不計后果地消費對方,

      我希望給彼此留余地,留分寸。”

      她在保證讓觀眾滿意的同時,

      又努力地保護嘉賓不受傷害。

      因為放下明星的標簽和光環,

      他們也都是一個個需要被保護被尊重的個體。

      她理解。

      9

      不過,即使站在對方的角度,

      報以理解之心態。

      她也不愿意為此失去自己的持守。

      曾經有一次,

      魯豫要采訪一位奧斯卡影后。

      按計劃,采訪要進行一個小時。

      但等到節目組趕到時,

      對方卻突然變了卦,

      因為個人的原因,

      臨時將訪談時間改成了15分鐘。

      而且這位影后的經紀人要求,

      必須要完全按照對方的提綱來,一字都不能改。

      魯豫采訪是自由慣了的,

      她最受不了這種照本宣科式的敷衍,

      所以,剛問了幾個問題后,

      她還是想按最自然真實的方式來,

      沒想到,一旁的經紀人立刻站起身阻攔。

      魯豫索性站起來:“OK,我不訪了。”

      說罷,便轉身離開了,

      留下身后的人一臉錯愕。

      后來,她說:

      “作為一家媒體,怎么能讓別人來控制你?

      尤其還是在中國的主場控制中國媒體?”

      10

      一件事,一堅持就是十八年。

      如今,《魯豫有約》已播出了3000集,

      采訪了上萬人,

      在電視節目中已成為屹立不倒的存在。

      魯豫也因此被CNN稱為“東方的奧普拉”。

      這期間,更新了多少代觀眾,

      換了多少位采訪人物,

      改了多少撥工作人員,

      魯豫卻始終不曾離開。

      曾經有人問她:

      “節目做了十幾年,你采訪過無數人,

      最讓你感動的點是什么?”

      她平靜地說:

      “就是覺得一切都會過去。”

      “因為我采訪過的每一個人,哪怕是最成功的人,

      他也曾經有過失意到,

      你會覺得幾乎人生,

      已經黑暗到不可能再黑暗的那個時刻。

      但當他們在我面前的時候,你覺得他們都能夠過去,

      那么你也沒有過不去的坎,好的壞的都會過去。

      這樣我對我的人生至少是有些底氣的。

      當我不好的時候,我覺得,也會否極泰來。”

      在這十八年的磕磕絆絆里,

      她平靜地用人物記錄了一個時代,

      在每段人生的冬夏里,

      她捕捉到了生命震顫的瞬間。

      是啊,看了那么多的人生,

      雨雪會來,冰霜會來,沒有人能一生無波瀾,

      但就像《魯豫有約》里的那份海闊云淡,

      一切都會過去,一切都會重來,

      我們依然可以深情地生活,

      用力地愛身邊的每一個人。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好辦法  > 人物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身家過億卻暴瘦成紙人,像大頭娃娃,真心不協調
      陳魯豫巧問奧普拉 兩人現場“共鳴”遇知音
      說人話,他主持的這檔節目火了18年
      魯豫的終極目標
      毫不遜色于董卿,她是東方的奧普拉,時代的傾聽者,一生只為堅持自我本色
      被稱為中國奧普拉的她,曾經暴瘦不堪,和初戀分開9年終結婚,但如今…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