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mxy"><sup id="vxmxy"></sup></span>

  1. <acronym id="vxmxy"></acronym>

    <cite id="vxmxy"><li id="vxmxy"></li></cite>
    1. <span id="vxmxy"><output id="vxmxy"><b id="vxmxy"></b></output></span>

      三朝圣人朱熹到底是偽君子還是真圣人?

      一提到朱熹,是男人就不禁興奮。

      為什么?

      一邊是正經的儒學集大成者、理學宗師級人物,溫文爾雅,風度翩翩。

      元、明、清三朝將他奉為圣人,作品成為科舉考試指定教材,世人尊稱“朱子”,是除了孔子之外的第二人!

      一邊又是扒灰、小寡婦、小尼姑的緋色流言。

      就好像學生在夜總會隱隱約約看見白發老教授摟著失足姑娘,不由伸直了舌頭。

      刺激啊!

      這個時候,大家就會歪著腦袋、點著頭,露出一個“大家都明白”的眼神。

      仿佛一代大儒朱熹就是這樣一個人,滿腹的經綸,地位無人能及,卻干著與形象極為不符的事情,讓人跌破了眼鏡。

      《宋史》第三十七卷記載:慶元二年(1196),監察御史沈繼祖上奏宋寧宗,說朱熹是個言行不一的偽君子,說他“誘引尼姑二人以為寵妾,每之官則與之偕行”、“家婦不夫而孕”。

      意思是,朱熹誘引兩名尼姑作妾,在官場上還明目張膽的一起同行;又將死了丈夫的兒媳搞懷了孕,要皇上殺朱熹的頭。

      朱熹畢生的理論歸結一句話就是:存天理、滅人欲

      你天天喊著叫大家滅了心中的欲望,自己卻逆行而上,與尼姑勾肩搭背,又扒灰自己的兒媳,讓別人滅欲,自己的欲咋這么強呢?

      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慶元黨案”。

      這件事讓朱熹顏面掃盡,幾年后郁郁而終。

      到底是政治對手的栽贓嫁禍、惡意抹黑,還是朱熹本身就是個偽君子呢?

      看完此篇,你會發現,圣人的另一面。

      1

      先上一道硬菜。

      上學時,我們都讀過這首詩。

      《春日》

      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

      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  

      在陽光燦爛的日子里,我在泗水之濱游玩,風景獨好,別人都在看美女,我卻關注這美景,一時忽略了身邊來往的的美女。

      東風吹起一池春水,人們都能看出春的面貌,環顧四周,視野中萬紫千紅的所在,不正是百花齊放的春景么?

      上學時,老師一般都會告訴你,這是一首描述游玩風景的名句,把春天的景色描寫的特別美,特別有詩意,辭藻華麗,景色很有畫面感。

      特別是末尾一句,萬紫千紅總是春。

      春天不就是萬紫千紅,千花爭艷的季節嘛。

      筆者年少不經事時也這么認為,這首詩寫的多好啊,多美啊,傳頌了千年。

      等我逐漸長大,經歷了很多事之后,才發現,老師的解讀原來是:吹牛逼。

      這首詩是赤裸裸的追星表白詩,是朱熹先生對偶像的崇拜、執迷而創作的詩篇,我們自作多情了。

      宋高宗紹興十一年(1141),宋金簽訂《紹興和議》,領土以淮水為界。

      泗水在淮水之北。

      那個地段是不允許旅游的,容易出命案,就算你敢去,人家金國也不給你發簽證啊。

      就像現在,你要是去地雷叢生的阿富汗旅游看風景,人家不說你傻逼,也會說你是腦積水。

      朱熹是真的想去,但是真去不了。

      那個地方是孔圣人曾經講學的地方,是偶像生活過的地方,讓人向往,讓人癡迷。

      偶像用過的茅坑一定也是香的。

      可惜,現在那個地方太危險了。

      咋辦呢?

      神游唄。

      我就像一只蝴蝶,飛到了泗水之畔,當年孔老夫子傳道授業的地方。

      聽著孔夫子講學,我陶醉了,這輩子要是不能將儒學發揚光大,那就白活了!

      所以,人家那不是寫景,是寄遇理想、發揚儒學!

      朱熹很委屈,這多大的目標啊,哪來的時間小寡婦、小尼姑的?

      又要考清華,又要談戀愛,還必須腳踏兩條船以上,哪來時間呢。

      筆者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你們:

      時間都是擠出來的。

      2

      朱熹老爹進士及第,享受到了當官的好處,對兒子的教育很上心。

      朱熹剛剛會講話,老爹就指著天對他說:“兒子,這是天。”

      “哦。”朱熹抬頭望天,竟然發出了令人驚詫的疑問,“天上面是什么?”(甫能言,父指天示之曰:“天也。”熹問曰:“天之上何物?”

      老爹大驚,人家都是要上天,你這是要破天嗎?

      老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呢?

      于是夸獎了一番,說孩子你問的很好,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

      轉身,自己寫了篇自責的文章:成年人的崩塌,就是不懂裝懂。

      讀《孝經》的時候,朱熹感覺寫得好有道理啊,忍不住題了一句:做不到我就不是人。(授以《孝經》,一閱,題其上曰:“不若是,非人也。”

      小小年紀就深明孝道。還能扒灰?還能強娶小尼姑?勾引小寡婦?

      看看現在的熊孩子,三歲上房揭瓦,五歲下海捉鱉,八歲離家出走,十歲談情說愛。

      這是童年人的崩塌啊。

      由于朱熹聰明好學,十八歲就中了進士。

      “是時候大展拳腳了!”

      朱熹一當官就迫不及待地施展自己的抱負。

      在泉州同安縣當主簿的時候,朱熹收了一大幫好學生,建了“教思堂”講學。(主泉州同安簿,選邑秀民充弟子員,日與講說圣賢修己治人之道。

      在古代,講學就相當于結黨。

      雖然只是一幫學生,也沒什么影響力,但是架不住以后腦子一發熱啊。

      這要是給你弄個桃李滿天下的,能行么?

      好學生都被你收去了,剩下那幫遛狗提鳥的誰要啊?

      為了優秀的生源,清華北大每年都是明面上和和氣氣,暗地里刀光劍影。

      不光收好學生,朱熹還禁止婦女隨便出家當尼姑(禁女婦之為僧道者)。

      那種尼姑和我們想的不一樣,這和現在足浴店門口坐著的小姐姐一個意思。

      不過質量更好,更隱蔽。

      當官的上班多累啊,休假的時候正好去放松一下。

      朱熹說不行:“影響市容市貌。”

      其他官員那個氣啊!

      你不好這口,別礙著我們行么?

      有人會問不是還有合法的機構么?這也不影響。

      自古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職業的哪有良家好。

      做官的講究大家都過得去,圖個你好我好大家好。

      朱熹這么做簡直旁若無人,很快他就發現自己受到了同安縣官員的排擠。

      他不是一個輕易說放棄的人,但實在待不下去了,任滿就不做了,還是讓我打理打理祠觀好了(罷歸請祠,監潭州南岳廟)。

      好一個掃地僧!

      反正不耽誤教學生、發揚儒學,當官每天勾心斗角的,累得慌。

      當年作為偶像的孔子不也是無官一身輕?想到偶像都是這么做的,朱熹決定效仿。

      不能讓當官耽誤發揚儒學的大任。

      此后,朝廷屢有任命,朱熹大都推辭。

      朱熹的性格不適合官場,但是治學還是很給力的。

      他的詩詞往往能夠反映做人治學的道理,比如下面三首詩:

      偶題三首

      其一

      門外青山翠紫堆,幅巾終日面崔嵬。只看云斷成飛雨,不道云從底處來。

      其二

      擘開蒼峽吼奔雷,萬斛飛泉涌出來。斷梗枯槎無泊處,一川寒碧自縈回。

      其三

      步隨流水覓溪源,行到源頭卻惘然。始信真源行不到,倚筇隨處弄潺湲。

      我打開別墅的房門,外面青山上的草木青翠欲滴,很美;就是山太高了,只能看到半山腰的云。你們只曉得雨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不知道云從哪里來的吧?

      瀑布噴涌發出的聲音好像打雷一樣,怪嚇人的。斷枝枯草沒辦法停船,只好隨著碧水獨自流浪,冷啊!

      我沿著小溪走,想看看源頭在哪里。可是走到頭我卻迷惑了,原來真的源頭是找不到的,算了,還是欣賞景色好了。

      詩的意思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凡事都有根源、奮斗才能成功、尋求真理需要融會貫通。

      貌似我們都知道。

      不過人家那是詩,還是成串的詩,一上來就給你三首,這檔次明顯就上去了。

      3

      雖然不當官了,朱熹還是關心國家大事的。

      宋孝宗即位的時候(1162年),下詔朝臣直言朝政得失。(孝宗即位,詔求直言

      我們有一說一,直接說我行不行吧,別藏著掖著。但如果瞎說,我非打死你不可。

      朱熹想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啊,自己的思想要是被皇帝認可了,豈不是能像董仲舒一樣,既能發揚儒學又能名留青史?

      于是上書言事。

      皇上你雖然為政沒有什么過失,但是也要熟知帝王之術,更要修明朝政,外面那幫人你也要早點想辦法干掉他們!(圣躬雖未有過失,而帝王之學不可以不熟講。朝政雖未有闕遺,而修攘之計不可以不早定

      抵御外敵的計策之所以沒有早日定下,都是那幫講和之人耽誤的。(修攘之計不時定者,講和之說誤之也)。

      只要任用賢能的人,不把錢和地給金人,過不了幾年,國富民強的我們打敗他們還不是輕輕松松的事?(數年之后,國富兵強,視吾力之強弱,觀彼釁之淺深,徐起而圖之

      皇帝下詔那是表明好好治理國家的決心,走走形式,意思意思得了。

      大臣配合著堯舜禹湯,再來個《上林賦》一樣的轉折,把皇帝哄開心了也就差不多了。

      這還來個較真的,難道我們不知道么?

      這就得罪了一向在朝廷中勢大的講和派。

      就這樣還不算,朱熹最后補了一點建議來了個通殺。

      現在當官的都狼狽為奸、貪贓枉法,主要都是宰相、臺諫的親朋好友。失勢的也就算了,還在當權的那些人怎么說?您自己去看看吧!(今之監司,奸贓狼籍、肆虐以病民者,莫非宰執、臺諫之親舊賓客。其已失勢者,既按見其交私之狀而斥去之;尚在勢者,豈無其人,顧陛下無自而知之耳。

      只要是當官的,哪一個能夠一干二凈?

      可以說朱熹基本得罪了所有的官員。

      但是朱熹不慌,穩得很。

      我不在編制之內,你們還能把我發配邊疆嗎?

      上書結果自然是一枝獨秀,皇帝看了印象很深刻,隆興元年(1163),又把朱熹喊了過來咨詢一下。(隆興元年,復召,入對)

      朱熹早有準備,也不說其他有的沒的,就是強調之前上書的兩點。

      皇上,你要好好打理朝政,不能忘記國恥,早日干掉金國。(且陳古先圣王所以強本折沖、威制遠人之道

      當時宰相湯思退正商量著議和呢,你這上書什么意思,讓我怎么做人?

      給你個武學博士,等著上任吧。(除熹武學博士,待次

      一等就是兩年,到了乾道元年(1165),宰相洪適又是主張議和的。

      朱熹想這動不動就議和,和我的主張完全不一樣啊!

      還催我上任?拜拜了您(促就職,既至而洪適為相,復主和,論不合,歸)。

      乾道三年(1167),陳俊卿、劉珙推薦朱熹做樞密院編修官,等著上任呢,不巧妻子亡故,回家。

      六年(1170),工部侍郎胡銓推薦,以服喪期未滿為由,不去。(以未終喪辭

      七年(1171),再次被召請,以薪水太差,養不了家為由,不去。(復召,以祿不及養辭

      九年(1173),宰相梁克家親自邀請,沒什么理由,就是不想去。(梁克家相,申前命,又辭

      宋孝宗都被感動了,你也太淡泊了,不讓你做其他的,整個臺州崇道觀的主管當當可以吧?

      朱熹大概覺得人家這么熱情,自己老是推辭也不好意思,終于在淳熙元年(1174)接受了任命。

      皇帝和一干大臣欣喜若狂啊,這個滿腹經綸的國寶終于肯做官了。

      剛上任就被小人讒毀,心情郁悶不已,朱熹第二年又辭職跑武夷山去了。(乃因熹再辭,即從其請,主管武夷山沖佑觀

      越有才的人越有精神潔癖,受不了別人說自己的不好。

      淳熙五年(1178),宰相史浩任命朱熹擔任南康知軍,不去,沒啥理由,反正沒心情。

      宋孝宗這回生氣了,親自下旨讓朱熹赴任:“這么不給面子,給我馬上滾去上任!”

      4

      朱熹一看老板發火了,趕緊赴任,正好那年不下雨,在朱熹的打理下救活了很多人。(值歲不雨,講求荒政,多所全活

      朱熹又找到了白鹿洞書院的遺址,重新修好,再次講學。

      那時候朱熹可是大名人了,學生很多,老師不夠。咋辦?

      此時陸九淵正好來找朱熹切磋學術。

      陸九淵是“心學”開山鼻祖,崇尚宇宙即我,我即宇宙的學說,跟愛因斯坦一樣,開了天眼。

      這種學說一聽就很玄乎,很多玄乎的人就奉他為圣明,當時名氣與朱熹差不多,但二人意見不合,都是名人,爭的就是粉絲,經常吵架。

      明朝的王陽明后來將他的學說發揚光大。

      朱熹一邊沏茶一邊說:“來啦老弟,我這人手不夠,你來的正好,幫幫忙上上課。”

      陸九淵抿了一口茶:“老哥你開口了,這忙我一定幫!”

      回過頭對書童抱怨:今天來的真不是時候。

      朱陸兩人相識于淳熙二年(1175),在江西上饒的鵝湖寺展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辯論。

      史稱鵝湖之會。

      據說陸九淵還略占上風,倘若當年筆者我在場的話,局勢還有可能會扭轉。

      后來朱熹為此專門寫了首詩吹了一下陸九淵。

      鵝湖寺和陸子壽

      德義風流夙所欽,別離三載更關心。偶扶藜杖出寒谷,又枉籃輿度遠岑。

      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沉。卻愁說到無言處,不信人間有古今。

      老陸你崇高的道德修養我一向欽佩,三年了我一直很想你。我有時拄著手杖走出山谷張望,沒想到你翻山越嶺來看我。

      我們相互討論舊的學問,切磋新的知識。當我們討論到非常精深的地方,我就感覺自己要超神了。

      是誰說古今之人無法感應?這一點我絕不相信!

      這首詩一方面贊揚了陸九淵,很明顯;另一方面,我也不差,自我夸贊的比較隱晦。

      淳熙六年(1179),夏天大旱,朱熹認為是皇帝管理的不好,于是上書。

      朱熹:“皇上,災禍早晚要來,只有你還不知道。”(莫大之禍,必至之憂,近在朝夕,而陛下獨未之知

      “這夏天這么熱不旱才怪!”宋孝宗很生氣,你還給我扣個大帽子?“怪我嘍?”

      朱熹得知皇帝很生氣,馬上請辭:“皇上我錯了,你讓我回家吧。”

      “不許,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宋孝宗生氣歸生氣,知道朱熹是個有能力的倔驢,也沒跟他一般見識。

      此后朱熹擔任賑災大使、提舉浙東常平茶鹽公事,解救各地災民。

      皇帝都親自夸獎:“朱熹還是棒棒的。”(上謂王淮曰:“朱熹政事卻有可觀。”

      又補了一句:就是比較倔。

      朱熹視察到臺州的時候,很多人控告知州唐仲友違法,調查之后發現都是真事。

      當時唐仲友正收拾行李準備赴任江西提刑,聯名保薦的有吏部尚書鄭丙、侍御史張大經,宰相王淮還是他親家。

      那又怎樣?我朱熹會怕么?

      上書,撤他的官,治他的罪!

      為了坐實他的罪責,還把與他相好的妓女嚴蕊抓來嚴刑拷打,把人家打得半死。(一再受杖,委頓幾死

      看來斯文人下起手來也沒輕沒重啊!

      誰知這個嚴蕊還挺有骨氣,就是不招與唐仲友有染,意思是賣身不賣友,不能出賣了朋友。

      朱熹就許以富貴,嚴蕊還是不從,無奈,放人。

      出來后,嚴蕊寫了首《卜算子》。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身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總是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處。

      朱熹一看這位失足婦女如此剛烈,也沒啥辦法,只能繼續從唐仲友身上下手,前前后后六道奏章,朱熹啥事沒干,就要跟他剛到底。

      宰相王淮很無奈,只能撤了唐仲友的江西提刑,你行,你上吧(淮不得已,奪仲友江西新命以授熹

      朱熹才不想當什么江西提刑,還是照舊給我找個道觀讓我管管吧。(辭不拜,遂歸,且乞奉祠

      從這件事上不難看出朱熹高潔的操守,真正的君子從不畏懼權勢。

      偽君子你讓他意思意思還行,真要這么干才是傻子。

      官場上少不了圓滑二字,朱熹這么倔,很快就受到了宰相王淮的反擊。

      先是鄭丙上書詆毀程氏學說來敗壞朱熹。

      朱熹是程顥、程頤的三傳弟子李侗的學生,詆毀程學就是在影射朱熹。

      被王淮提拔為監察御史的陳賈也在皇帝面前抨擊偽道學。

      兜了個大圈子其實都是在罵朱熹。

      朱熹不帶怕的,本來我就不想當官,彈劾、讒言什么的無所謂。

      之前幾次面圣,礙于時間關系,朱熹覺得還沒有表達清楚,索性整理一下,密奏皇帝。(始,熹嘗以為口陳之說有所未盡,乞具封事以聞

      洋洋灑灑一大篇,提了六點建議。

      宋孝宗衣服都脫了,準備上床了都,一聽到是朱熹的奏章:“快,拿過來!”

      第二天皇帝就任命朱熹主管太一宮,兼任崇政殿說書,朱熹又不去。

      那任命你為秘閣修撰,管理外地的宮觀可以吧?(除秘閣修撰,奉外祠

      行吧。

      稍微有點勉強。

      宋孝宗是南宋第二任皇帝,勤政有為,被后世譽為南宋最有作為的皇帝。

      朱熹運氣挺不錯的,大半輩子碰到個好皇帝,不僅胸襟寬廣,能接受比較直白的建議,還能明辨是非,無視讒言。

      可是,朱熹的運氣不會一直這么好。

      5

      1189年,宋光宗即位,任命時年五十九歲的朱熹為江東轉運副使,又不去。

      宋光宗早就從老爹那里了解到這位老夫子的脾性,也不難為你,去做漳州知州吧。(除江東轉運副使,以疾辭,改知漳州

      到任后,朱熹減賦,重整禮儀,大興教育,一系列操作之后,漳州GDP瞬間飛起。

      又推行經界法,就是將土地劃清界限,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

      這不是擋了地主豪強的財路么?在他們的阻止下,朱熹只能先在漳州推行。

      第二年因為痛失愛子,朱熹辭官請求看管道觀,又做上了老本行。(以子喪請祠

      紹熙五年(1193),湖南瑤民蒲來矢起義,聲勢估計蠻大的,朝廷馬上想到任命朱熹潭洲知州,讓他去治理。

      本來朱熹不想去的,經界法你還沒給我推行呢?還想我給你辦事?

      宰相都請不動他,宋光宗只得親自下旨:“老朱啊,長沙是國家很重要的屏障,只有像你這么有賢能的人才能治理。您老還是快點去吧!”(有旨:“長沙巨屏,得賢為重。”

      皇帝都下旨了,朱熹想再不去就不夠意思了,上任之后派人告訴起義軍:“好了好了,我來了,你們投降吧。”

      朱熹采用招撫的懷柔政策,加上起義軍敗相已露,很快,起義軍首領還真投降了。

      其他人要斬殺起義軍首領,朱熹頂著壓力踐行自己的諾言,親自面見皇帝,要求“毋失大信”。

      真是個守信用的謙謙君子。

      朱熹申明朝廷法律,加強武備力量,懲治奸吏,打擊地主。(申敕令,嚴武備,戢奸吏,抑豪民

      完事之后還是老規矩,修好岳麓書院,講學。  

      1194年,宋光宗駕崩,兒子宋寧宗即位,召朱熹為煥章閣待制、侍講。

      就是皇帝的老師。

      朱熹不想去啊,去了肯定講實話,肯定都不喜歡聽,說不準還要被罵一頓,再讓我走人。

      結果果然和朱熹想得差不多。

      慶元二年(1196),監察御史沈繼祖誣告朱熹十大罪狀,寧宗下詔削去朱熹所有職位。(繼祖為監察御史,誣熹十罪,詔落職罷祠

      朱熹很委屈,早說了不想去的,我一講實話你們就要削我。

      并不是每位皇帝都如同孝宗那樣明辨是非的,不然南宋也不至于此。

      朱熹當煥章閣待制、侍講的46天里,一要宋寧宗正心誠意,二要他讀經窮理,三又指出韓侂胄權勢滔天,讓寧宗給處理一下。

      學問高深的一代大儒,在官場上還是閱歷太淺,你樹敵太多了,這次你要搞韓侂胄,是個錯上加錯的舉動。

      韓侂胄(tuō zhòu)是誰?

      韓侂胄其實是個抗戰派,追封過岳飛,削過秦檜的官爵,也啟用過辛棄疾、陸游等主戰派北伐,因為抗金,他自己的頭都被砍了送去金國。

      韓侂胄為什么要干倒朱老夫子這樣一個做學問的人?

      韓侂胄與趙汝愚一起扶持宋寧宗上位,兩人既是同謀又是對手,趙汝愚當了宰相,二人更成為政治對手,為了各自的政治勢力互相爭斗。

      而朱老夫子就站隊到了趙汝愚一方,成為趙汝愚的知己,趙汝愚也大力推行理學。

      韓侂胄當然會反擊,一方面禁絕朱熹理學,一方面打擊以趙汝愚為代表的大臣。

      不幸的是,趙汝愚被貶后先行病逝,韓侂胄為了削除趙汝愚的影響,加之朱熹老為趙汝愚講話貶斥自己,他決定對朱熹和他的理學下手。

      朱老夫子向來不畏懼權勢,這輩子得罪的人多了去了,到了晚年,終于被蛇咬了,晚節不保。

      史稱“慶元黨禁”。

      韓侂胄讓監察御史沈繼祖狀告朱熹十大罪狀,包括:“不敬于君”、“不忠于國”、“玩侮朝廷”、“為害風教”、“私故人財”、“納尼為妾”、“家婦不夫而孕”等。

      特別是最后兩條罪名,勾引尼姑作妾,讓兒媳懷孕,簡直是斯文敗類啊。

      朱老夫子到底有沒有做過這些事呢?

      6

      朱老夫子嫉惡如仇,學問又高,社會地位又高,按說不會做這些令人不齒的事情。

      畢竟人家什么都有了,是吧,沒必要給自己臉上抹黑吧。

      后來京東的大強子出了那“襠事”,筆者才明白,我們的想法太幼稚了。

      地位、錢財、形象這些并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能擁有的,同樣,人家背后的一面也是我們所不知的。

      朱熹后來給皇上上表,承認了部分的罪狀,比如納尼為妾、私故人財等,并寫下保證書:深省昨非,細尋今是

      按照之前的表現,朝廷屢次任命,想干就干不想干就掉頭走人的性格,朱熹沒必要違心認罪,如果自己沒做,肯定是堅持一身的傲骨才對,不至于低三下四跟皇上保證。

      而且以當時的朱熹身份,皇帝的老師,儒學大師,全民偶像,沒有真憑實據,誰敢信口雌黃?

      只能說明,有些事包不住了。

      自此,朱熹的形象一落千丈,這與他倡導的“儒學”思想大相徑庭,被大家認為是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皇帝宋寧宗最終也批準了彈劾,讓朱熹回家,并將理學定義為“偽學”,理學弟子一概不能為官,理學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擊。

      不過那個時候朱熹已經年近七十了,半只腳都在土里了。

      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把剩下的時間全部交給著書立說。

      在和學生一起乘船南下回到古田時,朱熹觸景生情,寫下下面的詩。

      水口行舟

      其一

      昨夜扁舟雨一蓑,滿江風浪夜如何今朝試卷孤篷看,依舊青山綠樹多。

      其二

      郁郁層巒夾岸青,春山綠水去無聲。煙波一棹知何許?鶗鴃兩山相對鳴

      昨晚我乘著一條小船漂在江上,天上下雨,我披上蓑衣。江上風急浪高,我躲在船艙里瑟瑟發抖,看不到外面的景色。

      天一亮,我趕忙走出船艙仔細觀看,原來山還是那山,樹還是那樹,一點沒變。

      江兩岸的山巒上,樹綠得要命;春天山上的景色很漂亮,就是安靜的可怕,水也靜靜地流淌。

      一只小船沖破了煙波,它要駛向何方?兩岸的山中不時傳來杜鵑的啼鳴。  

      兩首都是哲理詩,寄予了朱熹的愿望:風雨過后,希望能看到彩虹。

      可是,彩虹還沒看到,自己就一命嗚呼了。

      1200年入春后,朱熹足疾復發,病情惡化,左右眼基本失明,在血雨腥風的斗爭中去世。

      局勢終于在朱熹死后發生了改變。

      去世后,韓侂胄的學生、著名詩人將領辛棄疾跋涉千里前去祭奠,并留下祭文:所不朽者,垂萬世名。孰謂公死,凜凜猶生!

      韓侂胄在眾人的勸說下,也逐漸對理學解禁。

      朝廷也將朱熹平反,追封信國公。

      朱熹一生著述頗多,建立書院講學,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文化遺產,縱有一些個人瑕疵也不重要了。

      從元朝開始,元、明、清三朝都將朱熹的“理學”作為官方思想治理天下,朱熹被奉為“朱子”。

      元朝修《宋史》時,理學弟子將韓侂胄列為“奸臣”,將十大罪狀定性為“誣告”,朱熹被官方神化。

      歷史總是有個輪回。

      【長文原創 如需轉載請聯系公眾號:章無計的詩詞江湖】

      關注我 更多內容好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書單丨讓你思維清晰、提升邏輯的書單!
      反思閱讀方式的巨變
      千年奇文《寒窯賦》!
      64卦速記法,64卦上下經卦變歌,60甲子配64卦歌
      守弱學(下)
      劉邦手下的功臣都是什么人
      生活服務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