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mxy"><sup id="vxmxy"></sup></span>

  1. <acronym id="vxmxy"></acronym>

    <cite id="vxmxy"><li id="vxmxy"></li></cite>
    1. <span id="vxmxy"><output id="vxmxy"><b id="vxmxy"></b></output></span>

      北京保姆鄙視鏈

      作者 | 木蒙

      編輯 | 唐云路

      我家阿姨又有新快遞上門了。

      在請阿姨以前,家里收快遞最多的是我。出差不在家的時候,快遞員問我媽,這幾天 xxx 快遞少了很多,是不是不在家?

      現在,最清楚我家阿姨休假時間的也是快遞員。

      買買買幾乎成為了阿姨們在工作之余最喜歡干的事。前段時間,美團點評和智聯招聘發布了一個《2019 新職業人群工作生活現狀調研報告》,提到最舍得花錢的新職業人群也是月嫂和育兒嫂們,他們通過“買買買”為自己高強度的生活減壓。26.67%的月嫂每個月在休閑娛樂上的消費超過 2000 元,每月休閑娛樂方面的消費不低于 500 元。

      58 到家、好慷在家等多個家政平臺的數據顯示,目前一個金牌月嫂的價格最高能超過兩萬。育兒嫂的價格在一線城市的收入一般在 6000-12000 不等,每個月有 4-5 天假期。

      細數我家阿姨的包裹,大部分都是護膚品、生活用品、保健品,還有一些通過海淘或代購買的衣服、零食,是給在老家的孩子的。她們自用的護膚品,均價也不低,

      有一次出差,阿姨讓我幫她帶一瓶蘭蔻的粉水,還強調必須是法國產的。這讓我很尷尬,因為出差時她讓我幫她隨便買一些我覺得好的隔離霜,考慮到阿姨的收入水平,我給她選的都是均價一百元左右的品牌……看來我還是想得太天真了。

      顯然,阿姨們的日子是越過越好了。但這筆錢,雇傭阿姨的媽媽們還是花得情愿。

      有娃以后,要不要請阿姨就成了幾乎每個媽媽群們一定會討論的內容。達成的共識也是驚人的相似,就是“一定要請”!

      一個中年家庭的生活質量,是以有沒有請阿姨作為分水嶺的。

      有了阿姨,還是職場女性的老母親們就不用天天在廚房打轉,也不用因為與家中幫忙照看孩子的老人們因為養育孩子觀念差異破壞家庭和諧。更重要的是,有了阿姨,媽媽們才有自己的時間去工作,才能保持屬于自己的職業生涯,以及和丈夫之間難得的二人時光。

      一個好用的阿姨卻是十分搶手的。我和媽媽們、以及在家中照顧孩子的老人們聊過,得出“好阿姨”的標準是:有一定文化水平,家境不能太差,會燒一手好菜(還必須和家中老人口味類似),話少情商高,有耐心,能夠和家中每個成員都能和諧共處,潔癖,精力旺盛,還得長得好看。

      甚至還有些媽媽提出,希望阿姨會一些基本英文,或者懂一些目前主流的育兒理念,最好還會一點樂理,能教孩子彈彈琴。

      我家的阿姨告訴我,目前市場上阿姨供不應求——行情早就不是雇主選保姆,而是保姆選雇主了。我的阿姨就是自己“炒”了上一個雇主,然后才來我們家的。

      傳統理念里,保姆只是一個協助家庭保潔、照看孩子、幫助做飯的角色,但隨著雇主群體本身的經濟條件提升,雇主們的需求變得更加個性化、多樣化,對阿姨的要求也變得更加復雜,保姆以往簡單的家庭輔助功能被逐漸細分,甚至衍生出技術含量更高的要求。

      帶著這些好奇,我和許多阿姨和雇主聊了聊,發現這背后還有更多有意思的故事。

      1

      燕兒今年只有 33 歲,比雇主只大不到兩歲。

      今年 1 月,她炒了上家,到新雇主家里“下戶”(下戶是行話,指被派到雇主家里工作這個行為)。

      她原本是個月嫂,滿月前的孩子其實事兒少,只要換尿布和按時喂奶就行,頂多夜里比較難捱,但多年經驗讓她早就習慣了這樣的工作節奏。

      離開上家的原因不是因為孩子多難帶,是因為雇主的家庭環境。

      一次雇主夫妻吵架,把她嚇得不行。夜里三點,男雇主突然把家里的花瓶砸爛了,拿著花瓶碎要挾女雇主要“殺了她”。女雇主哭得聲嘶力竭,跑到陽臺大喊“過不下去了,我現在就跳下去你信不?”

      燕兒抱著不滿一個月的孩子,在隔壁的房間嚇得不敢吱聲。她滿腦子想著要不要打電話報警,又擔心這只是他們夫妻之間的日常吵架,貿然報警會不會害她反而丟了工作。她一邊安撫著哭泣的孩子,一邊心臟狂跳,貼在門上聽外面的動靜。

      過了一會兒,雇主的媽媽敲門進來了。再沒多久,全家都安靜了。

      第二天,一家人跟沒事似得坐在一起吃飯,再也沒提過昨晚的事情。

      但后來燕兒還是決定,提前中止這份合同,哪怕需要付一些違約金。

      “保命要緊啊!”萬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考慮的是接下來要排的單都會收到影響。

      除了夫妻吵架、婆媳吵架,甚至全家人一起排擠阿姨的情況,燕兒都見過不少。她跟我說,有一次她在一個雇主家工作,家中老人甚至掐著表算她洗了多長時間的澡,超過時間就揚言要扣工資,因為“浪費他們家水錢”。

      有時候,有些老人覺得請了阿姨已經花了一筆不少的費用,所以在吃和住上特別嚴格。有的雇主本身出手闊綽,一個月給燕兒開一萬五的工資,但只要雇主不在,家里老人就給她吃剩菜剩飯。“過的特別沒尊嚴,跟狗似的”。

      其他阿姨在群里慫恿燕兒,“你拿著一萬多的工資,干嘛要受這個氣”。

      阿姨們私下都有一些群,互相介紹一些不需要通過中介扣費就可以找到的私活兒。

      在群里阿姨的介紹下,燕兒辭掉了上一份月嫂的工作,轉去另一家做育兒嫂。育兒嫂的工資只有月嫂的一半,七千五百元,但實際兩份工作到燕兒手里的收入并沒有差太多。

      如果是通過中介機構“下戶”,中介會抽走工資的 35%左右。一萬五的工資,最終到手不到一萬。況且月嫂的活不是連續的,碰上產婦提早或者推遲產期,就可能導致下一單沒辦法接上。育兒嫂就不一樣,穩定的話,每個月都有固定收入,總體算下來其實比做月嫂的年收入還高。

      “在家政這行,如果做的不是金牌月嫂(有各種證書,價格超過兩萬),那做普通月嫂,還不如干一個育兒嫂,晚上能睡整覺,雇主一般也會更加照顧一些,經常有些小恩小惠”。

      燕兒對我說,新雇主很喜歡她,她孩子生日時候雇主還給她送了一套價值五百多的樂高,逢年過節也有紅包,過得比以前好多了。

      2

      在和燕兒聊完我隱約體會到,保姆行業存在不成文的雇主挑選規則,但從小慧身上我才真的感覺到“保姆鄙視鏈”的存在。

      小慧主要負責照顧的不是老人,也不是孩子,而是狗。

      雇主家養了三只大型犬,分別是阿里斯加雪橇犬、邊境牧羊犬和金毛,每只狗都有個洋氣的名字。雇主經常出差,一個人居住,小慧需要負責家里的衛生保潔,早晚遛狗,給狗安排三餐,以及按時帶狗去寵物店洗澡、美容。

      雇主家住在北京順義后沙峪的中央別墅區,具體哪個樓盤小慧沒有告訴我,但我搜了一下鏈家,那邊的別墅均價在 7 至 8 萬一平左右。

      大部分時候雇主都不在家,小慧會給自己點外賣或者直接在附近的餐館用餐。我和小惠約在附近的中糧祥云小鎮見面,據說這里經常能見到明星。她選了一家均價在 300 元左右的“北平花園”,點菜時候和我推薦這里的“惠靈頓牛排”很好吃。

      她跟我說,其實很多阿姨都看不上專門給人看狗的活兒:“要么是怕狗,要么是心里覺得不平衡,但我覺得沒什么。”雇主把狗當作孩子,“我和工作和看孩子沒啥兩樣,狗比人可簡單多了”。

      她的很多朋友常常和她微信抱怨,和雇主家中老人很難相處。其實雇主多半不那么難溝通,因為付錢的是雇主,面試和敲定合同的也是雇主,一般的阿姨需要做的事情都有明確的指示。

      但老人就很難溝通,有時候做飯咸了淡了都要抱怨,衣服洗了沒有把里子翻出來也要抱怨,疊衣服沒有按老人的習慣來疊也要抱怨。許多老人對阿姨做的事情不以為然,甚至在家里直接稱呼保姆“那個女的”,讓阿姨干活非常沒有尊嚴感。

      “其實我也理解,老人們本身也需要存在感。他們覺得請阿姨來以后,他們能做的就少了,偶爾就需要通過批評阿姨來換取一點存在感,但就是有時候說話實在太難聽了。”小慧說。

      “雇主一般都忙,請阿姨幫忙照看家里,就是希望回家事兒少。”小慧說,但如果保姆經常和老人起爭執,雇主一般都會順著老人而更換保姆,所以很多保姆在下戶后的試用期內,非常在乎和老人之間的相處關系。

      小慧告訴我,一般有潔癖的老人,或者少了老伴的老人,都需要小心,因為事兒特別多。所以保姆圈內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照顧小寶寶的活兒一幫搶著要,但是照顧老人的,甚至是照顧生病老人的,費用又不高又容易受氣,能選的情況下就不要去。

      此外看小區的條件也大概知道雇主的家庭情況。一般來說,住在順義后沙峪的,說明家境殷實、雇主文化素質高,多半好相處。住在望京的,有許多外國雇主,需要文化條件高一些的阿姨,那里的雇主大多也喜歡選擇菲傭。

      最麻煩的是住在豐臺、回龍觀、亦莊等的雇主,他們一般是長時間在工作,阿姨大部分時候需要和老人一起照顧小孩,和老人相處的時間久,也最容易出口角。

      3

      最后我找到了在家政公司工作的趙元,發現原來雇主們在選擇保姆的最初就被潛在篩選了。

      趙元所在的家政公司是一個規模相對較大的互聯網公司,每天收到相當多的保姆需求。他告訴我,目前雇主都喜歡較年輕的保姆,因為這些保姆更有體力,情商也高一些,懂得如何和家中每個成員和諧共處。

      由于大部分請保姆的需求來自于家中的媽媽,所以相對年輕的阿姨也更能夠和這些媽媽們聊到一起,更能體會媽媽們的立場,也就深受媽媽們的青睞。

      但實際的保姆市場情況是,初級保姆一般超過 50 歲、 文化素質不高,沒有太多技能,也時常因為個人原因說辭職就辭職,流動性很強。這類保姆一般要價也便宜,在北京初級保姆的價格在 5000-6000 元之間。然而,對普通白領家庭來說,這已經算比較大的開銷了。

      趙元所在的家政公司近期開始尋找一些更加年輕的阿姨,但并不容易。“年輕人能夠選擇的職業更多,保姆在大多數人心中還是低人一等,所以很多機構把保姆重新包裝,改叫育兒嫂、金牌月嫂等,就是為了吸引更年輕的群體,讓她們從心理上更接受。”

      與此同時,類似保姆虐童拐帶兒童的新聞的情況層出不窮,讓雇主對保姆們的文化素質提出更高的要求。“大部分雇主希望保姆的文化學歷在高中及以上,甚至希望是本地人,但在北京這個情況幾乎很難實現,大部分北方周邊地區來的保姆文化素質只達到了小學。”

      這樣一來,對他們進行再培訓的難度也比較大。很多雇主提出的要求,像年輕、學歷稍高、普通話標準、甚至可以給孩子講故事唱唱歌,聽起來要求不高,但在市場上就是一直供不應求。

      在趙元的家政公司,年紀在 30 歲至 40 歲之間的阿姨一直很搶手,她們的薪資也最高,有的經驗豐富的育兒嫂能夠達到每個月 1 萬元。

      “任何行業都可能存在鄙視鏈,”趙元對保姆鄙視鏈的說法并不意外:“能力高的人就會挑活兒,條件不好的人有活兒就上。”

      照顧狗的看不上照顧小孩的,照顧小孩的看不上照顧老人的,照顧老人的看不上照顧病人的,這些都是保姆行業最顯而易見的鄙視鏈。

      此外,上文的燕兒還跟我說道,和她同齡的保姆,有些甚至對雇主的文化水平和職業也有自己的評估。“大學畢業的肯定比高中就出來打工的人好交流,做醫生律師素質高,做領導的給錢多,這些都比企業里給人打工的(雇主)好”。

      聽完這些話,還在“企業打工”的我深深低下了頭,并暗自決定對家中的保姆更尊重一些,不然她要是跳槽了,短期內我就很難找到新的保姆了。

      (應受訪者要求,燕兒、小慧、趙元均為化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殘云伴鶴歸  > 社會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保姆因每天吃雇主家蘋果被辭退 好保姆的標準是什么?
      東莞:保姆被雇主辭退,只因“太實在”!
      家政潛規則曝光
      工資猛漲保姆荒依舊 5年后北京人養老或請不到人(圖)
      他在家里裝8個攝像頭盯著保姆!家政公司說再也不會為他介紹保姆
      麻煩雇主要求多?看51家庭管家如何淡定應對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视频